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黄河晨报 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
热度0票 浏览401次 时间:2018年2月02日 15:29
      本期讲述者:小芹,女,32岁,公司职员

      小芹是在微信上认识的,说是从《黄河晨报》上扫描我的微信加的我。主要是想和我聊聊,但又不想见面聊。我问为啥,她说自己最近有些抑郁,不想见人。后来我说,那就在微信视频里聊吧,于是有了这次采访。视频那天,我看见小芹长相清秀,穿一件橘红色的珊瑚绒家居服,她说家里人都不在,才抽空和我聊天。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,好像刚刚毕业工作没几年,就变成了别人眼里的大龄剩女。这两年,竟让家里逼着相亲了,没办法。她最近心情很焦虑,都快绝望了。

眼看就三十大几,还不着急

      “眼看三十大几了,还不结婚,你还在挑什么啊?”每次听到我妈的话,我就想着,只要明天的相亲对象还过得去,我一咬牙,一闭眼,就他了。干脆来个闪婚,也不用缠缠绵绵地恋爱了,也不用来来回回地纠结了,这样大家都清净了。可是,清净之后呐,日子是我自己的。我得遇到那个对的人,面对那些相亲对象,这牙我就是咬不下去。
      我们单位的同事都说我皮肤保养得不错,看起来像二十出头的小姑娘。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照镜子发现眼角出现了一条鱼尾纹,头顶竟然有几根白发。我当时心情就特别不好,跑到商场买了一堆名牌护肤品和化妆品,差不多花掉自己小两个月的工资。之后,我几乎每天都敷面膜,然后注意饮食减肥,练瑜伽、跑步,我要保持生命的活力。我穿衣服都选比较亮的颜色,一改往日的黑白灰。有一次,有个领导到我们公司检查工作,把我当刚来的喊我去倒水,这让我兴奋了好一阵子。
      可是皮肤保养得再好,服装穿的再靓丽,也是没用的,人家一问你的年龄就傻眼了。小时候我在家里就是小公主,那时我的每个生日都过得很隆重很开心,每次爸爸妈妈都会让我叫好多小朋友到我家吃饭,然后对着蛋糕唱生日歌。可是,如今,我却最烦别人问我年龄和过生日了,烦死了。
我是1986年11月的生日,按说今年已经32岁了,可现在人家问我年龄,我都会告诉他们不到三十,然后还得解释我的生日月份小等等,每回我说这话的时候都感觉心虚。
      有时我就想,如果到了35岁自己还没嫁出去该怎么办?不是有句老话说,一个人在什么年龄段就该做这个年龄段的事情。这个道理我懂,我还听说,人啊,如果错过了结婚的最佳时期,一旦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状态,以后就很难再走进婚姻了。我不是那种特立独行、可以选择不婚的女人,我要结婚,一定要的。

匆忙结婚的闺蜜,并不幸福

      老话说,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我妈说,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,这点我感觉我妈说得挺对的。当初早听我妈话,跟她同事的儿子结婚就得了,可我当时刚大学毕业还没有玩够,再加上看不上那男的高高在上,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样子。
      我的家庭算一般,我的闺蜜小雅,人家可是真正高知家庭出身,知书达理,琴棋书画无所不精。在当年,追她的人可是排了队了。开始,小雅也学沈从文爱人张兆和把那些追求她的人都排了号,从癞蛤蟆一号到十几号,哈哈,我们经常在一起说起那些人。小雅总能从那些人身上找到不喜欢的缺点,然后把他们变成死蛤蟆。
      抱着这样的态度寻找男友,你可以想象她的要求会有多苛刻:年龄、相貌、事业、家庭、幽默感、浪漫程度、对爱的用心程度……每一项都有严格的标准,别说交男友了,至今我也没见到过一个这样完美的男人。结果可想而知,没有一个男人能入得了小雅的眼。
      就这样晃来晃去,小雅和我一样晃到了29岁。那年,她当教授的父亲也开始威严地向她施压了,平日里不怎么管她的母亲也开始为她的事情操心了。那些曾经追求她被判了死刑的癞蛤蟆,早就另娶他人,剩下几个也悄悄地撤离,找寻另外的白天鹅做梦去了。
      一晃,小雅和我的身边竟然空了。到了这样尴尬的年龄,小雅也着急了,不得不从实际出发降低标准。那时,有小雅陪伴我还不觉得什么,我想她结婚后我再结。
      后来,小雅父母给她介绍了一个他父亲同事的儿子,是个海归。门当户对,两个家庭非常满意,但小雅还是看不上那男的,可是,看看周围,再不抓住一个,就更尴尬了。于是,小雅选择了海归,我选择了一个公司白领,开始谈,我们两个都决定妥协,可我和那白领很快就吹了。
      小雅很快结婚了,大概是心凉了,终于认命了。
      可是,小雅婚后生活一点也不幸福。丈夫大男子主义,脾气不好还吝啬,不许她随便花一分钱,包括她自己的工资。公公虽是教授,婆婆却是个家庭主妇,比较虚荣封建,三天两头去他们家,小雅稍有怠慢就是一通数落,说什么父母是教授也没有把女儿调教好,他儿子是留学回来的,不能什么都让儿子干。她的观念是当儿媳就应该听使唤,就应该伺候男人。
      再看小雅,整天忙得不可开交,丈夫、工作、孩子、婆婆、家庭琐事……早已没有了当初的优雅和浪漫,就一个邋遢婆娘,经常跟我抱怨没有幸福感,我看了都心疼。
      小雅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,我更怕随便找一个也过那种没有希望的日子。可是,我不想将就,可是家里人很急切,父母为我的事情整天唉声叹气的,让我都快抑郁了。我想把眼睛擦亮点给自己选一个好老公,可是,放眼四周,就连灯火阑珊处也没有人影啊。

择偶标准逐渐降低,却心有不甘

      我时常会问“屡战屡败”的自己,你自己条件一般为何要求男方条件好呀?说实在的,我的择偶标准一直在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加而降低。可再怎么低也得有个底线吧,我只想找个各方面条件在社会上处于中等水平的,外形看上去有眼缘、为人处世比较得体、人品好的就行,我现在都不要求对方能体贴呵护我了,只要“硬件”过得去,先把婚给结了,感情慢慢培养呗。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命不好,按说我这条件不算高了吧,可就连这我也一个都没碰上。
      孙记者,不怕你笑话,现在相亲是我生活中的一项主要内容,平均一周会安排两次。我不晓得是不是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,有时觉得挺悲哀的,明明越来越厌倦去相亲了,可还得逼着自己去,不肯放过一次机会。每次双方的谈话内容大体都是那些,你不知道,当你把同一套话说过几十次的时候,真觉得自己就像一台相亲机器,对眼前的男人,提不起任何兴趣。
      “极品男”我也遇上过不少,大多是些不靠谱的家伙。比如上周见的那个男人,我俩约在下班晚餐时间见面,结果人家带我到市区的一家西餐厅,要了两个汉堡,一份薯条,晚上我不想吃汉堡,本来想客气一下,说晚上不想吃太多东西,想让他来一份蔬菜沙拉,没好意思说。人家一个人竟然吃掉了两个汉堡,再没有点东西,就给我一份薯条和一杯可以续杯的咖啡。让我喝得肚子难受,他还在那里说这说那,话题寡淡无味。本来我想差不多就走吧,可对方不停地说着,意犹未尽的样子,也不好打断,就这样耗到了8点多。我实在又累又饿就先提出走了,晚上回来因为咖啡喝多了竟然失眠了,心情更是糟糕。

我期待一场美丽的邂逅

      如今,我爸妈满世界帮我张罗找对象,亲戚、同事、朋友、邻居总动员。我妈已经把我的情况和我家的电话到处公布,几乎每天都会有陌生人给我家打电话,我妈的任务就是筛选一切有可能发展的相亲对象。
      我耐着性子一个个都见了,可就是没合适的,而且一拨不如一拨,我就像是狗熊掰棒子,一路走一路丢,没有任何收获。现在家里人的“资源”也绝了,我妈天天急得直哭。她总说我太挑剔,我一摇头她一天的努力就都白费了。唉,我何尝不想赶紧找到一个结婚对象呀,可这是急的事嘛。
      为了能认识更多的人,我想办法扩大自己的交际圈子。其实,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,为了这,我硬着头皮去参加各种聚会,还上网加入了个旅游俱乐部,可这一切也没能换来一场美丽的邂逅。
      没办法了,我只有重点依靠相亲网络。我花了几百块钱,收到了100多个男人向我发来的请求信。那几天我没黑没白地在网上拆信,可是别看选择余地这么大,却都是些条件根本不靠谱的男人,于是越拆心里就越难受。
      终于,我看到了一封我认为条件很完美的男士的信,个子高、长得帅、学历高、工作好,又是主动联系我的,我喜出望外,可以说那一刹那我身体中的每个细胞都活了。那个夜里,我认认真真地给那位男士回了封信,主要表达自己的感动之情,也细致说明自己的情况,语言措辞都是改了又改的。最后,为了显得真诚,我加上了一句,我说我确实是以结婚为目的才加入这个网站的,希望咱俩可以写出一段美丽的故事。
      没想到转天他就给我回信了,信上说对我很满意,可是他如今出了车祸在医院住院,联系不上家人,让我先给他把住院费打过去,联系上家人后就会还我。我一看信头都大了,这样的骗子,骗术也太拙劣了,我给他发了信息说他是骗子。他回复说:“网上相亲的还有你这样头脑清醒的,难得,算我倒霉。”我看着短信,真是无语。
      难道,我们女孩到了一定年龄,就要把自己便宜贱卖了不成?  (记者 孙云苓  本文所涉及姓名均为化名)

      记者手记

      聊天结束,记者发现,小芹并不是那种经历过跌宕起伏的感情,受伤后不想恋爱的人。她只是没遇到合适的,却被家人逼成了相亲狂。小芹的故事,似乎代表着时下的一种现象,好像到了一定的年龄,尤其女孩子,总是被人为地给予过多的压力。她们也很困惑,我们为什么要结婚?我们为什么到了一定年龄就非要结婚?大龄女真的就得委曲求全,把自己“打折”嫁掉吗?
      “年龄大了,怕剩下。”这是不少女孩子心忧的事情,可是也不能因为年龄的问题而嫁给不爱的人,走进不幸福的婚姻。
      如果说,你遗憾失去了曾经那份青春靓丽,是因为还没有觉察到如今的你成长了多少、收获了多少。不要过多纠结逝去的青春和错过的缘分,要拥有一份邂逅美丽的心情,或许缘分就在走向你的路上。爱情本就是一条漫长的路,尽管在这条路上你可能会饱受寻爱之苦。幸福的到来需要时间,需要等待,请相信机会始终存在。
      小芹,在此我祝福你,早点遇到那个有缘人。那时希望你能告诉我,你要结婚是因为爱这个人,而不是因为年龄大了将就。
(责任编辑:吴琪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闻挑错 / 新闻线索提供】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广升黄岩秋豪模具厂 版权所有 
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083041 ·晋ICP备06003572号